“活明白”的楊德廣

發佈者:新聞中心發佈時間:2019-12-25瀏覽次數:236

戴平

    在同齡人中,我敬佩之人,除樊錦詩外,還有一位是楊德廣。他和我相識在1965年,兩人當時是上海最年輕的大學團委書記,他剛從華師大畢業。我們的友誼保持了54年之久。

    楊德廣當上師大校長時,被稱作“自行車校長”,每天騎自行車上下班。2003年從校長崗位退下來後,自2004年開始,新年第一天上班,就捐款給學校愛心基金會和教育發展基金會2004元;如此,每年遞增1元,連續捐了15年,還要一直捐下去。最令人感動的是,他不是擁有萬貫家財的富豪,卻在十多年前變賣了自己名下一套130平方米的房子,加上稿費、講課費的積蓄,還向女兒借了23萬元,湊足300萬元,分贈小學、中學、大學三所母校,設立貧困學生獎學金。此舉轟動上海,他又被譽為“慈善校長”。他兩次被評為上海市慈善之星,去年又獲得第十屆中華慈善楷模的稱號。

    華師大有位80多歲的孫教授,碰到楊德廣説:“你賣房助學的事蹟我看到了,你做得對,你做得好,你活明白了。”三句話的評價,楊德廣聽了深以為然。

    楊德廣真是“活明白了”。而“活明白了”的基礎,來自“想明白了”:錢從何來,應向何去?

    有人曾問楊德廣:你為什麼不把房子和錢留給子女?他回答説:“我完全可以留給子女,這是人之常情。如果這筆錢給我子女的話,他們無非是日子過得再好一點,多吃幾塊紅燒肉,多到外面旅遊幾次,那是錦上添花。但是,他們都有穩定的工作和收入,生活過得去。與其錦上添花,不如雪中送炭。雪中送炭要比錦上添花更好。”

這是他的肺腑之言。2013年,楊德廣第一次到中國西部地區學校考察,看到有些坐在黃土墩上吃午飯的孩子,從書包裏拿出幾個窩窩頭啃,什麼菜都沒有,井水也沒有,只舀一點積在缸裏的雨水,就着吃窩窩頭。楊德廣眼睛濕潤了。他想起了自己苦難的童年。他生活在江蘇農村,父母都是文盲,每年三、四月,家中斷糧,靠挖野菜果腹。一個妹妹在襁褓中就送了人。求學更是十分艱苦,享受國家全額助學金,中學六年,還靠在上海當學徒的哥哥接濟,每月總共只有10元錢生活費。20歲,他背一個裝着書和舊衣服的麻袋,帶上家中僅有的三元錢,到華師大報到。

    楊德廣萬萬沒想到,現在還有這樣生活貧苦的學生,沒有想到他們的午餐是這樣的簡陋。他想明白了,一定要把自己多餘的錢捐出去,用到這些孩子身上,自己才能心安一些。他這樣做後,收到了很多受助學生來信,説他們把錢用在給父母親看病,或自己買學習用品,很開心。楊德廣也開心,他的兒女也開心。楊德廣的女兒學習老爸,每年元旦也捐一筆善款,自己過生日必捐出兩萬元;現在連外孫女過生日,也搶着去捐錢獻愛心,從小覺得這樣過生日特別有意義。楊德廣對困難學生一直傾囊相助,而自己的生活卻儉樸到近乎苛刻。

    楊德廣“活明白了”,包括想明白人為什麼要活在世界上。他説:“無為何入世,入世有所為”。這是他的人生觀。現在老了,從崗位上退下來了,不如把自己的積蓄拿出來奉獻社會。他每個月都拿出一半的收入,用於資助貧困學生,幫助他們圓大學夢。現在他資助的學生中已有36名考進大學,安徽的江鼕鼕、江錄春兄弟倆,一個考入同濟大學讀博,一個在交大碩博連讀。這也是一種“入世有所為”。楊德廣想到此,信心倍增,很有成就感。十年來,他組織的陽光慈善團隊,共資助了8000多名貧困生和優秀生。

    楊德廣做慈善,還有一點意外收穫:就是慈善是對健康的最好投資。做慈善,為他帶來一種他人很難領略、富有樂趣的生活方式。因為多做好事,心情舒暢,身體也格外健康。雖然年近八十,卻依然精力旺盛,思維敏捷,走得動,寫得快,睡得着。每個節假日,對楊德廣來説,幾乎都是“勞動節”,也是他提升生命價值的最佳時期。一些重要科研課題、長篇論文、書稿,都是利用雙休日和節假日在辦公室裏完成的。因為他摯愛的、志同道合的妻子郭老師不幸早逝,他更不敢一日閒過。退休16年來,他指導和培養了20多位研究生,出版了8本著作,撰寫和發表了200餘篇文章,做了1000多次講座。人生如斯,生命在快樂中得到延長,生命在奉獻中更有價值。

    楊德廣,一個真正“活明白”的人!